记忆中的脸庞

    [来源] 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     [发表时间] 2018-05-01 13:37:25 
 

“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”孩提时代大概是人一生中最不识愁滋味的时光,回想自己七八岁的年纪,放学归来,忙着品尝奶奶做的刚出锅的红烧排骨,忙着和隔壁小伙伴跳皮筋、抓骨头子儿、捉迷藏,忙着守在电视机旁等待琼瑶阿姨的热播剧,忙着偷吃罐子里的大白兔奶糖,忙着幻想一个又一个未来的美梦。


儿时的我们

在忙忙碌碌中我长大了,成为了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。站在非洲的土地上,我经常看着这里的孩子们嬉笑怒骂,赤着脚在黄土地上奔跑,仿佛也是不识愁滋味的,那明亮的双眸如同这黄土地上的凤凰花那般炽烈明媚,那纯真的面庞如同坦桑尼亚的天空那般湛蓝澄澈,那撒着欢儿的笑如同铅笔树上的百鸟叫声那般热烈悠扬。


在湖边玩耍的姐弟仨


上课路上的小孩

去学校上课的路上,会遇到住在附近的小孩,四五岁的样子,头上顶着一个比脑袋还大的水桶赤脚走着,走过我身边的时候他缓缓地停了下来,好奇地望着我,带着一丝羞涩和防备,轻声说:“Shikamoo”,它是斯瓦西里语中一种带着尊敬的问候,一般用于少者对长者,刚开始还没记熟这些复杂的问候语时,闹了不少笑话,它的字面意思很特别,“I am under your feet.”我微微有些吃惊的是,这个小孩在问好的时候还不忘转过身子面对着我,同时做出微微半蹲的姿势。


路过学校的两兄弟

我所在的城市是穆索马(MUSOMA)。黄昏时分,我有时会独自散步到湖边,吹吹湖风,看看夕阳。偶遇三三两两的放牛小孩在打闹,我轻快地回应着他们:“Marahaba”(和Shikamoo对应的问好方式,用于长者对少者),他们灿烂的笑容让我忍不住想去记录下来,我做出拍照的手势,他们知道我的意思后马上收起了嬉笑的表情和挥舞的双手,像个忠诚的小士兵一样规规矩矩地站好,等待我按下快门。我想他们是很珍惜这难得的照片吧,待我把拍好的照片递给他们看,那灿烂的笑容又浮出了脸庞,那是世界上最真最纯的模样。


湖边偶遇的放牛小孩

孩子们总是最直观地表露着喜怒哀乐。“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”那年,我曾在非洲的这个小村庄教书、生活,看花谢花开、云卷云舒;那年,有一群少不更事的孩子与我相遇,他明眸皓齿,她笑靥如花,惟愿他们永无愁苦挂心头,永远笑得热烈而明媚,如同那绽放的凤凰花。


超市门口的姐妹花

作者简介:杨晴,浙江师范大学2016级汉语国际教育硕士,现任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孔子学院汉语教师志愿者。

供稿:杨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