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青春投身汉语国际教育事业

    [来源] 喀麦隆雅温得第二大学孔子学院     [发表时间] 2017-11-29 14:57:47 
 

在这个安静的夜晚敲下这些文字,心中万千感慨。在喀麦隆的第二年的第100天了,24周岁的生日即将到来,回首400多天的汉教经历,不管是去年在杜阿拉还是今年在马鲁阿,都发生了太多故事,心里也多次被触动,不能用文字把心中的情感表达穷尽,但希望自己和孔院都勇敢前行,越来越好。

2015年3月底,在浙江师范大学国际学院汉硕复试的面试现场,有一位面试老师问道:“如果明年让你去非洲的孔子学院实习,你愿意吗?”我当时的回答是:“我愿意,我非常期待去孔子学院工作,也非常期待可以体验非洲的生活”。一周后看到我被预录取的消息,我又兴奋又充满斗志,给自己许下了诸多承诺。在选择实习岗位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地写下喀麦隆雅温得第二大学孔子学院,因为大家都说这里是最艰苦的地方,那么就让我来这里洒下真挚的汗水吧。


在浙江师范大学校园内

2016年7月10日晚上,我们一行人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,经巴黎转机,最终到达喀麦隆雅温得。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,第一次出国,也是第一次为完成使命而远行。二十多个小时的飞行令我们疲惫不堪,踏上雅温得机场的那一刻我的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,真的来到非洲了,我不知道未来一年即将面对的是什么,内心充满了恐惧和不安。但是走出机场看到老志愿者在门口等我们的时候,心里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,整个人都觉得踏实了、放心了,勇敢的自己又回来了。

我们来到了孔子学院,看到学生认认真真地上课,看到贴挂在教室墙上精致的中国元素,看到公告栏里的课程表、招聘信息等,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学生通过学习汉语收获到的不同的人生,自己行动的力量又增加了一分。


在雅温得第二大学孔院总部留念


开启汉教生涯

10天后,我来到杜阿拉的教学点开始工作。杜阿拉的天气炎热又潮湿,七八月正是一年中降雨量最多的时候,几乎每天都在下雨,放在衣柜里的书包没两天就发霉了,一切似乎都让人心烦意乱。但是我和易宇婷老师在老志愿者李忠老师的引领和照顾下,不仅出色地完成了暑期社会培训班的教学任务,而且很好地适应了生活,对于凭着信念来到非洲的我来说,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,我很幸运。

九月份以后,我成了两个社会培训班的班主任,是非洲信息学院(IAI)杜阿拉校区唯一的汉语老师,同时还要负责杜阿拉分院的财务、汉语水平考试(HSK)等行政工作,忙碌的工作让我无暇埋怨,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献给了学生和工作。我希望我可以在他们的人生长河上留下一点印记,产生一点影响,不辜负我不远万里坚持来到这里的信念。2017年5月底,我因疟疾病倒,因吃疟疾药呕吐不止无法进食,整整三天,在同事的陪同下,每天往返于家和中国医院,不仅要治疗疟疾还要输营养液,让我尽量保存体力,最严重的时候一边输液一边呕吐,手腕鼓包,重新扎针继续输液。身体的煎熬和内心的恐惧让我心理崩溃,趴在输液床上大哭,医生、同事和病友们一直鼓励我、开导我,让我挺过去。五天以后,我可以吃饭了,疟疾症状缓解,身体渐渐恢复以后,我的斗志又回来了,我必须勇敢,有那么多学生在等我。当我康复以后回到教室的时候,学生们一个个跑上来拥抱我,为我送上祝福,有个学生急急忙忙从外面搬来一把椅子,并且用自己的外套把椅子擦干净放在我身后让我坐下,那一刻,热泪盈眶。我知道自己没有白白付出,我很幸运。


2017年6月在杜阿拉IAI的最后一课与学生合影留念

在杜阿拉工作了整整一年,每周16小时的课,少量的假期,20多场活动还有大量的行政工作,这些带给我的是教学能力与综合素质的提升,我更加热爱这份工作了,并且我希望可以接受更高难度的挑战,所以我向院长申请留任并且希望被派去极北省的马鲁阿分院,那里的汉语专业是我最理想型的学生。2017年9月,我如愿来到了马鲁阿分院,开始了新一学年的工作。

喀麦隆是二类艰苦地区,客观来讲马鲁阿的艰苦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二类地区。这里靠近沙漠,缺水干旱,风沙多。从马鲁阿机场出来,迎面而来的就是瞬间可以蒸干所有水分的烈日,可是坐在堆满了行李的从机场到驻地的车上,听着司机Abaca和陈老师开心欢快的聊天,看着车窗外由大树、绿草、遍地牛羊交织而成的“旅游风景图”时,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和平静。看到那么多牛羊在吃草,我就顺口问了一句“现在它们还能吃草,过几个月天气更热更干,草都干了它们吃什么呢?”负责人刘博士回答:“吃干草啊。”听到这个我们一车人哈哈大笑,是啊!有绿草就吃绿草,有干草就吃干草,看似简单的道理,却是很多人难以接受的。我们来到这里,只要我们愿意,我们也可以做到与当地人一样在现有的生活条件的情况下,尽情享受生命的乐趣与大自然的馈赠。

我们一如既往静悄悄地忙碌着,备课、上课、改作业、准备讲座、做讲座、准备活动、办活动、总结活动、辅导汉语水平考试(HSK)/汉语水平口语考试(HSKK)、排练节目如此循环。不少朋友看到朋友圈发布的新闻稿件都说我们好像开挂了,怎么二十多天办了10场活动!看到这样的疑问我觉得非常骄傲,于我个人来说,青春本就是应该奋斗的年纪,这样的工作强度才更能证明我们的能力和价值。于学生来讲,语言与文化密不可分,所有的文化活动讲座都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,收到了非常理想的效果。在最近一次的“印象·中国文化系列讲座”中,有不少学生在讲座后表示希望以后每个周末都能有类似的讲座,因为他们确确实实可以吸收到很多有用的营养物质。让学生成长成才本就是我们的初衷,为了这个目标,在刘博士的带领下我们每个人都在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
参加孔院重阳节活动

马鲁阿大学的学生与雅温得、杜阿拉学生的不同之处非常明显:马鲁阿大学的学生都是汉语专业生,学习汉语是他们唯一的出路,以后找一份和汉语有关的工作,这样可以支撑自己和家人后半辈子的生活,所以他们的学习动机非常强,而雅温得、杜阿拉的学生学习汉语的原因多种多样,汉语并非他们的唯一出路。由于地区发展的不平衡,马鲁阿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家境非常贫困的。这些客观的阻碍却没有影响他们学习汉语的决心。

还有一个学生的汉语名字叫杨过,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自我介绍说叫“张教授”,同学们也都纷纷配合地说“张教授你好”。刚开始我认为这真是一个自大的家伙,竟扬言自己是教授,后来究其原因才知道,他并不是喀麦隆人,他来自旁边的一个国家乍得,因为学习汉语不惜背井离乡来到马鲁阿,为的就是把汉语学好,去中国留学,回国找一个好工作养家报效祖国,同学们觉得他汉语很好,而且又乐于助人,所以把课本上最有文化的“张教授”作为昵称送给了他。为了鼓励他,我把“张教授”改成了“杨教授”,希望他收获一个满意的未来。

今年我遇到了一位特殊的同事,她叫康麦,是我在浙师大的学妹,今年回到马鲁阿实习,她在马鲁阿读了本科和硕士,又去了浙师大留学,现在回来实习,以后想在中国读完博士以后再回来工作。这是一个汉语知识扎实、汉语水平优秀的喀麦隆姑娘,为人谦虚和善,有梦想有追求并且一直在为之努力奋斗。看到她也仿佛看到了更多学生的未来,在人生的道路上,或许起点不一样,但是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只凭借双脚也可以走出马鲁阿,走向中国,拥抱世界。作为老师的我们,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是毫无保留的奉献者。

故事还在继续,信念不会倒下。投身在汉语国际教育事业中,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个身份带来的肯定和价值,如果我没有机会用一生陪伴你,那就请收下我的青春吧。

供稿、供图:卓晓如